中老旅游
联系我们
中国老挝(云南勐腊)磨憨磨丁经济信息网
地址: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市电子商贸城
电话:13578111921
传真:15936500118
联系人:段成生
邮箱:547776269@qq.com
网址:http://www.zgmh.net
 
中老旅游 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老旅游 > 中老旅游 > 全文

老挝副主席的青春岁月,与这座中国城市紧密相连

作者:    发布日期:2019/10/8 11:59:45    来源:老挝中华总商会--广西日报    浏览 20 次
0

老挝是东南亚唯一的内陆国家,与中国山水相连。然而,很多中国人对这个邻邦国家并不了解,更不知道在半个世纪前,中国与老挝就在患难中结下深厚情谊。


20191008120318_3092


“六七”学校是中国和老挝一次重要的合作,也是一代人难以忘怀的经历。六十年代初期,老挝国内战火纷飞,很多孩子都流离失所。经老挝政府的磋商和申请,中国政府决定专门在南宁为老挝的孩子提供一所学校。学生学习的教材和老师,由老挝方面负责;中国政府需要保障生活和学习的一切所需,并且专门配备了翻译、厨师、医生等工作人员。这所学校便是坐落于广西南宁的“六七”学校。


宋沙妮的“六七”情缘


20191008120337_4811


宋沙妮去“六七”学校时非常地仓促,“爸爸当时就说了一句话,‘孩子你去中国学习吧,到时候老爸会到中国接你。’然后,他就把我放上那辆车了,当时我一直哭着喊‘爸爸,爸爸’”当时,只有六岁的宋沙妮,突如其来地与家人分别,对她来说其实非常地害怕。“出发的同时就听到了美军战机的声音,老师就说‘大家安静,不要哭了,哥哥现在带你们去中国,去没有炸弹,没有战机的国家。’”


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,离别是多么司空见惯的事情“我哭着把手放到小包里拿东西,因为当时我感觉肚子饿了。这个小包是我父亲专门给我准备的,里面有一条裤子和一件衣服。”就是宋沙妮离开了老挝的经过,来到了中国来到了六七学校。


20191008120410_7623


“当时,正好我是被分配到了第一栋楼,也就是离教学楼最近的那栋。去住宿前,他们让我们先吃饭,那顿饭真是太好吃了。”远离了战场,“六七”学校让宋沙妮觉得,就好像在暴风骤雨后驶入了宁静的港湾。“窗前还放着一个水桶,桶里放着牙刷、牙膏、毛巾等。我记得我的水桶标着247号,所以我想我应该是第247个学生。


那段日子是无比轻松和惬意的,宋沙妮在“六七”学校整整生活和学习了四年。“我很努力,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,我也不调皮,后来学校让我加入了青年组织,让我当班上的青年组织组长,带着班上的学生运动、表演等等“宋沙妮现在依然在从事青年方面的工作,作为老挝共青团少年发展局局长,她不断地开展老挝和中国青少年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。


在离开“六七”学校三十年后,宋沙妮才有机会回去看望那所学校,“当我一站到这学校门口还没进门时,我眼泪就流出来了,就像我又回到我的家乡了。因为我长大、上学就在这学校开始的,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所学校,我是没有办法忘记的。


受益终身的“六七”育人之道


20191008120440_2155


在“六七”学校,除了生活上的照顾,还很注意学生品格上的培养,教会孩子动脑思考、动手创造,从而变成独立而坚强的人。在时任老挝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部长的坎平·赛宋平对让孩子在学校里参加活动很是赞同,“让孩子参加劳动具有多重意义,一是让我们热爱劳动;二是锻炼我们的品德。”作为部长,坎平经历了很多,但“六七”学校那段经历,“直到今天还影响深远,成就今天的我是六七学校,学校培养了我各方面的能力。


从“六七”学校回国的学生,大多数已成为老挝国家建设的中坚力量,不少人担任要职,其中包括老挝国会副主席赛宋蓬·丰威汉、老挝国家社科院院长坎培·班玛莱、老挝首都万象副市长阿努帕·杜纳伦等人。


老挝乒乓球协会副会长波西·西沙瓦对“六七”学校的集体生活记忆深刻“我在‘六七’学校也有很深刻的印象,因为在那里就是集体生活,大家就会互相帮助。”老挝乒乓球协会委员暖珍·绍展塔拉“学习到无论做什么事情,只要树立了目标,就一定要下定决心按时完成”;前任老挝体育局培训中心副主任 苏百万·徘泰“学习到要有责任心。

来源 | 广西卫视


上一篇: 老挝-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培训基地首期培训班结业
下一篇: 河口口岸“读秒通关”助力出境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