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三角特区
联系我们
中国老挝(云南勐腊)磨憨磨丁经济信息网
地址: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市电子商贸城
电话:13578111921
传真:15936500118
联系人:段成生
邮箱:547776269@qq.com
网址:http://www.zgmh.net
 
金三角特区 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三角特区 > 金三角特区 > 全文

一九六O年缅甸文化宫得奖长篇小说:玛玛支《大姐》(笫四章三、四)(丘文 译)

作者:作者:八莫阵旺 译者:丘文    发布日期:2019/12/11 9:01:01    来源:缅华网    浏览 74 次
0

一九六O年缅甸文化宫得奖长篇小说:玛玛支《大姐》

作者:八莫阵旺  译者:丘文

笫四章

(三)

以鳏夫身份在仰光西区任刑事法官,大约有一年左右没联系,断绝了来往,进出茵雅缅的朋友少了,过着平静安隐的生活。一个高等刑事法官的女儿,官太太杜钦钦到来之后,有四,五,个月的时间,进出来往的客人,一天天增加热闹起来。来往交游的群集同为官太太、政要太太,但在这些太太们中夹什而来的有些礸石中介,黄金中介,也有刑事案犯者在内。

人们对自己,以一位官太太的身份,尊尊敬敬地接触交往,钦无法漠视不理,不回应显得无礼。而且本就是一位年少追逐喜乐的年华,现在遇上了自然畅开的机遇,钦再怎样也无法孤寂地呆在家。有一位首次到家来做客的客人,她认为自应该回访。但是,家中仅有的车,做丈夫的上班独用,碰上了困难。然向同样夫妻共享一架车的同行官太太寻求办法,说解决这问题并不困难。“请一位司机,包双餐加九十多元就行了,钦。”一位官太太给她开路指导。

做为一个官太太为同时能使用家里的汽车,必须要请一位家庭司机,钦第一次提出要求,宇埃敦为满足娇妻的意愿,自是从小城搬迁到仰光,一贯由自己驾卸的车,终给请了一位司机。当要答应马上聘用司机的决定告所小妻子,还被讥笑做丈夫的有智慧。“钦给出了聪明的好主张,想起两个孩子要支付二十多元的校车费就可存下了。钦也可以随时启用车辆。”从大叔到大法官,从大法官到大哥哥,现在又从大哥哥返回哥哥,使做丈夫的兴奋不已。他只看到能省下两个孩子的校车费。却没有把司机月薪,汽油费,和司机将偷卖的汽油,计算在里头。

对家庭事务毫无兴趣,也不懂,同时还沉缅于寻欢作乐,炫丽斗艳的钦,当有了自己私人的司机,成为了自己私专用的汽车之后,几乎把自已管理家务的责任全抛到九霄云外,汽车送丈夫上班转回家,她马上上车出门了。一整天直到做丈夫的下班前才回到家。

完全不顾家务事,沉缅于追随欢乐的钦,首先受到影响的是她婆婆,宇埃敦的母亲是位传统型的老人,对完全不做家务,穿着时髦,整天不着家,到处游荡的媳妇,当然看不入眼,但是,看见自已的儿子,从未提出异议和责问,亲亲诺诺诺地顺从她,老太婆察觉到儿子和媳妇的家庭生活一天比一天困难,忧心不断。到了无法忍受的情况,对两个孙子的血缘深情,才勉强忍受着这一切。要是没有这两个孙子,她早就离开,到实阶山区底利克玛溪边她出资建筑的妮姑庵隐居修练了。

钦成家庭主妇,当得到相当时日的经历,与婆婆的互动开始缺乏尊重,把丈夫的母亲视为是家里多余的成员。然而,老太婆对我行我素,特意摆弄整个大家庭的钦的作为,不管有多不合情理,是好是坏从来没有任何意见。而因为有老太婆的存在,两个孩子的生活责任,用不着她操心,不用顾一位女佣。像这样,老婆的存在对钦本人多有益,钦没有去思考和理解。那老女人如果不在家,自己将更加自由,更可畅所欲为,无所阻碍地生活。

官太太的位阶越久,钦不再像以前那样,只响往普通的欢乐,炫耀富贵。上阶到有学问和政府官员,各种流行的上层游戏。见异思齐,学习模仿,同时是她的本质所向。只要是有关交际的所有签约会,各种交际场合。钦不断随着其他官太太混迹各种场面,酒会,舞会,赌博场,钦不但逐渐堕入,直到在自已家里做庄开赌,这样第一次在茵雅缅大楼开赌,媳妇和婆婆开始了咂咀争执,不应有的这样的作为,无法续忍的婆婆悄悄个别向她劝说,钦似不堪喙啄的鸡头,反唇相稽,报以年青人的傲慢。可是宇埃敦的母亲对儿子隐瞒了这件事,她深怕为了这件事使儿子和媳妇产生不愉快,她非常不愿因为自己造成他们的不协调。

钦是位好争胜的年青人,再次轮到她家做庄,她不但大摆宴食,其间还夹有酒的招待,有酒才称得俱时代特色的流行文化形式。这点对钦这样的年青人来说不是件事,但这件事可是撼天动地,违犯天律的弥天大罪,使她浑身骡起鸡皮疙瘩,可是她老人家为怕扰乱了儿子的心,没将此事告知儿子。只是借口玛玛支很久没到家玩,要他上班前顺便带她去见玛玛支。把家中发生的一切情况密秘地向玛吗支开怀倾告,向她寻求帮助。但是,曾经发生过姑侄双方的龌龊老太婆并不知道。嫁了丈夫之后,一辈子惧怕尊敬自已的侄女态度竟然改变,玛玛支非常害羞,心疼。因此断绝与茵雅缅大楼来往的玛玛支的事,不知觉的老太婆,一直还单纯认为,只要把他的侄女的不守法规的行为相告求助,必可得到对方的援手。

(四)

把自已的善意视作恶意,愤而硬着心,不得不断绝来往,可情意未断的玛玛支,还经常关注打听,有关茵雅缅大楼的消息,自己这么实行断绝来往的做法,不是一个长辈应该的行为。也不正确。玛玛支后来头脑清静时,慢慢回思得到了这样的悟觉。但是,一个犯了错误的后辈,没有首先到来认错忏悔之前,做为长辈的玛玛支,要到茵雅缅大楼的事,成为一件莫大的难题。玛玛支是不应该和年青人对看计较,争相犯错的,做长辈应负的责任,她不是没想到。对一个犯错误的青年,做为长辈的对之放手服软的话,如同对这错误探取忽视转弯沫角地给予了鼓励。对这点也要多方研讨思考。除此之外,如果自已强势前往,会不会再添生新的矛盾,使局面更加复杂难以收拾,这也不能不作考虑。

侄女茵雅缅方面的消息是她经常关注的事,所以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虽然不是详情,大概的情况玛玛支是知情的。钦和以前完全不同,舞会,酒会,经常去参加交谊会等事,与己经很熟练于出入各赌场的消息,她耳闻能详。如是这般对自已的妻子官太太逐步堕落沉迷于歧途的经过,做为丈夫的从未出言相责或阻止,成为了同谋顺从。玛玛支也早有所闻。

后来的没一件好消息,都是不为人高兴的坏消息,恶闻。玛玛支自己没有回天的能力,承受着耳闻的不幸,心情的忧愁而己。一天的学校和家务工作完毕,晚上每每到深夜都无法入眠。年青不知瞻前一顾后,恣意妄为的钦该受到谴责呢,抑或讨取了一个年纪轻轻老婆,未尽做丈夫管教约束,可且事事顺从,无限制放纵的宇埃敦该受惩罚。在别个夫妻的事件中,一个老处女显得心神皆疲。

“前个月呵!说饮赌输了,把自己一只手镯,背着她丈夫当了。”

一位熟人曾来向她报告。玛玛支顿时头痛心悸,吃不下饭。

“前些时<达哈雅>俱乐部周年会,听说舞会上你的侄女喝醉酒跟那个<茄达马>中介人貌貌吞共舞,玛玛支。你说你侄女有丈夫有儿有女,你不应该对此视而不见,不作表示。貌貌吞这个卑鄙无耻之徒,对有夫之妇也不会手软回避的。”当又听闻这消息,玛玛支鸡皮疙瘩不知起了几回,又是一整夜的焚心难眠。

一件比一件严重,一件比一件更为坏透的消息,不断乘风而来,听闻了这些恶耗,自已再也无法处之事外,不管怎样自已可得采取行动才行,玛玛支这么想。在未到完全撤底糜烂之前,要强势地进入管制,宇埃敦的母亲实然适时来访甘白。

“玛玛支不到家己经很久了,要我送她到玛玛这儿,玛玛支!”他把母亲送到后正准备上车到法院去,此时“哥埃教请稍候!”,玛玛支阻下后,她想讲的话,为不使老太婆听见,将宇埃敦引到远处,对宇埃敦”这个周日你有没有需要参加的交谊约会?。

“不是很重要的约会,有什么事情呢?”宇埃敦轻松地地回说。

“我要和向你说一件重要的事,想平平静静地说,能否在早上来一趟家。”

“那么,把钦一齐叫来啰。”

“只要和哥埃敦个别谈,不要叫阿钦,只想单独和你谈。时间不会很长。”

“那好,我就一个人来,请放心。”

宇埃敦出去后,玛玛支才有空接侍他的母亲。本以为自已的准媳妇是玛玛支而心满意足的老太婆,事情阴差阳错,得不到安慰,又逢件又一件违悖常理的悲凄事,最后想到向玛玛支请求援手,可现在以为连想说的机会都没有,急得眼眶里的泪又湿润了。玛玛支为之擦抹流下的眼泪,并温柔细声地予颤抖着身子的老太婆安抚……

宇埃敦的母亲,想要与对方说的,儿子和媳妇私事,以一个传统老太的习惯,细节不遣,详详细细地说到午后,家里的车来接,才怏怏地回去茵雅缅。对年迈老人们的意见、心意,很能理解的玛玛支,对老太婆的陈述,非常耐心地倾听。新媳妇到来之后,儿子的家就每况愈下,面对伤心的老太婆,也只能善言引导和劝解安慰。此外,承诺对这件事的发展,也会尽力帮助解决。她向老太婆作了承诺。对玛玛支有着高度信任的老太婆,听到促使她聚生力量的鼓励安慰,得到了无限的鼓舞。将回去时还谆谆邀请玛玛支不时不时到茵雅缅照看作客。

 

上一篇: 第三届缅中边境马拉松长跑比赛将如期举行
下一篇: 入籍华人回国探亲不用办签证啦!适用这27个城市,12月起开始实施!